当前位置: 太阳集团 >> 理论热点 >> 正文

民主社会主义不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

2009年03月04日 10:16 新华网 点击:[]

思潮起:民主社会主义受关注

苏东剧变以后,在西方新保守主义的影响下,我国学术界开始流行美国学者福山所宣扬的“历史终结论”思潮。这种思潮认为,西方国家实行的资本主义自由民主制度是人类意识形态发展的终点,资本主义是人类最后的社会形态,任何试图替代资本主义的方案最终都会成为极权主义的祭品;苏东剧变宣告了历史的终结,不是人类要选择资本主义,而是除了资本主义之外别无选择。

在替代资本主义的社会主义“被宣判了死刑”之后,改良资本主义的社会主义似乎成了各种社会主义者的唯一选择。

作为对自己多年来信奉的理想的慰藉,我国某些从事马克思主义理论工作的人,开始极力推崇西欧民主社会主义的改良主义道路,因而民主社会主义在中国的影响逐渐扩大。他们认为,民主社会主义是社会主义的“民主模式”,是生产领域中的资本主义、分配领域中的社会主义,它比科学社会主义更先进、更优越,应该成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未来发展的方向和内涵。

面对这些支撑在中国进行民主社会主义改革的声音,大家有必要对民主社会主义进行全面的考察,特别是要搞清楚民主社会主义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理论差异和实践区别。这对于大家辩证地认识民主社会主义,在吸取其某些合理因素的同时,坚持中国改革开放的科学社会主义方向具有至关重要的意义。

向右转:民主社会主义经历三次历史转型

民主社会主义是20世纪以来西方社会盛行的一种资本主义的改良主义思潮。它是社会民主党、社会党、工党和社会党国际思想体系的总称,由第二国际社会民主党右翼发展而来,伯恩施坦是“民主社会主义”基本思想的奠基者。在当代,民主社会主义不仅是作为一种理论形态,而且是作为一种实践形态而存在的。社会民主党在许多西方资本主义国家中长期执政或轮流执政,对当代世界的进程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随着资本主义由自由竞争资本主义向私人垄断资本主义、国家垄断资本主义以及国际垄断资本主义的三次转变,民主社会主义经历了三次重大历史转型。

以伯恩施坦修正主义为标志,从马克思主义左翼转变为中右翼理论。民主社会主义最初的名称是社会民主主义。从历史发展来看,社会民主主义同科学社会主义本来是同出一源。直到19世纪90年代,社会民主主义还基本上是工人运动中一种马克思主义居主导地位的革命学说和流派。但随着资本主义的变化和马克思、恩格斯的相继去世,德国社会民主党内原先隐蔽着的伯恩施坦公开亮出右倾机会主义和改良主义旗帜,成为以卢森堡为首的党内左派和列宁所批判的修正主义。伯恩施坦在其代表作《社会主义的前提和社会民主党的任务》中对马克思主义进行了系统的修正。他认为,现代资本主义国家民主政治的发展使巨大政治灾变的必然性减少,社会民主党应该只通过议会斗争使资本主义逐步和平过渡到社会主义。由于党内主要领袖考茨基持既批左又批右的中派立场,使中右翼的修正主义很快成为国际工人运动中各种改良主义者、机会主义者的一面旗帜,对第二国际及其各成员党的理论和宣传工作产生了重大影响,并在越来越大的程度上对社会民主党和工会的实践起着支配作用。由于修正主义思想逐渐占了上风,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大多数交战国的社会民主党领袖纷纷支撑甚至参加本国政府,从而导致了第二国际的瓦解,并造成国际工人运动的分裂,共产党与社会民主党从此分道扬镖。

以哥德斯堡纲领为标志,从中左翼转变为右翼理论。在两次世界大战之间,修正主义实际上成了社会民主党多数派的理论基础。这一时期,社会民主党虽然在实践中已全面转向改良主义,但在理论和纲领上仍保留了不少传统的马克思主义思想,形成了以马克思主义的革命理论来粉饰社会民主党改良主义实践的独特局面。

第二次世界大战后,西欧各国社民党基本上已全盘接受了资产阶级议会民主制的政治游戏规则,不再讳言自己是改良主义政党,因而也就不再需要用马克思主义的词句来装点门面。为了强调与斯大林模式的社会主义相对立,突出民主的价值,社民党用民主社会主义取代了社会民主主义,作为其政党实践原则的统称。

1959年通过的哥德斯堡纲领从理论上概括了民主社会主义在战后所遵循的各项原则:主张世界观的开放性,由工人党转变为人民党,信奉议会民主制,同共产主义划清界线,保护个人的自由权利,主张半公半私的混合经济,坚持只以改良手段争取社会公正和互助等。这个纲领最引人注目之处在于,它宣布民主社会主义“植根于基督教伦理学、人道主义和古典哲学”,从而彻底切断了民主社会主义在世界观和理论方面保留着的与马克思主义的联系,放弃了对马克思主义所论证的共产主义“最终目标”及其“历史必然性”的信仰,哥德斯堡纲领由此成为民主社会主义第二次转型的标志。

以“第三条道路”为标志,从右翼转变为半极右翼理论。二战后,凯恩斯主义盛行,欧洲社民党纷纷上台执政,推行缓和劳资矛盾的一系列政策,在欧洲建立福利国家,使利润率下降和有效需求不足的矛盾得到缓解,民主社会主义显示出了其相对于自由资本主义的价值。然而,到了上世纪70年代中期,资本主义生产力的发展又使资本主义面临了生产过剩的危机,西方国家特别是美国陷入滞胀,凯恩斯主义遭到质疑。传统的以凯恩斯主义为基础、谋求充分就业和全面福利保障的福利国家式的民主社会主义难以为继。

20世纪70年代末,代表大垄断资产阶级的新自由主义或新保守主义开始向民主社会主义反攻。它用新自由主义经济学取代凯恩斯主义,放松国家对大垄断资本占主导的国民经济的管制,大力推进私有化,限制工会权利和削减社会福利。在新自由主义咄咄逼人的攻势面前,民主社会主义因缺乏有效的对策而陷入了困境。在这种情况下,各国社民党不得不以变革求生存,力图在变化了的条件下通过积极的理论革新和政策调整来摆脱困境,实现其重返执政舞台的目标。于是,“第三条道路”便应运而生了。

以”第三条道路”为标志,民主社会主义理论发展成为当代社会民主主义。当代社会民主主义强调社会的民主主义,试图在民主社会主义和新自由主义之间开辟欧洲发展的“第三条道路”。“第三条道路”传承了民主社会主义的本原口号,即建立一个自由和平等的人民的社会,但他们对这些价值观念进行了新的说明。强调人的平等不是个人对财富占有的结果的平等,而是人们寻求财富和权利的机会的平等。在具体实践上,“第三条道路”放弃了公有制的原则,主张建立拥有以多种私有制占主体的混合经济模式;反对传统福利国家的高税收、高福利政策,反对国家对经济的干涉,主张建立权利和责任相统一的所谓“积极的”福利国家。德国社民党施罗德、英国工党布莱尔等年轻领袖先后击败党内年长领袖而执政,使“第三条道路”带上了浓厚的新自由主义色彩,被公认为是“打左灯,走右路”,实质上推行的是“半民主社会主义、半新自由主义”的半极右理论和政策。

上一条:努力把贯彻落实科学发展观提高到新水平 下一条: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重大战略部署

关闭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