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太阳集团 >> 理论热点 >> 正文

李忠:引导大众与大众引导 ——论常识分子在新媒体中的作用

2016年03月30日 14:11 九派资讯 点击:[]

美国《连线》杂志的创始主编,也是美国著名的未来学家凯文·凯利,在自己非常有影响力的一本新书《必然》中,有一个极其精彩的论断,这个论断概括为一个词叫做“流”——大家今天生活的这个时代,是一个时时处在信息流中的一个时代,这个时代中的每一个人都像生活在一个信息的河流中,无穷无尽的信息不断从大家的身边经过,然后又消失得无影无踪。在这种状态中,任何人都不要再做那种先行归纳,再做整理的工作——那种事后收集好的信息是没有任何价值的,因为它已经过时了!唯一有效的,是大家要善于从当下的信息流中,即时地筛选、甄别、判断并处理对大家有用的信息——如果借用一个佛教常用的词,那就是“当下”——你必然看在当下,想在当下,一旦过时,价值骤失!

无论你喜欢与否,你也不得不承认,大家的确活在这样一个“流”时代,而在这样一个时代,大家作为一个个人或者一个组织,都应当对这样的时代传播方式作出相应的适应与反馈。特别是作为一个资讯媒体,这种适应就变得更为重要,因为这个“流”的时代,也是一个媒体爆炸的时代——从全国人民都看“两报一刊”一直发展到人人都是传播者——每个人都可以拥有自己的“自媒体”,大家不得不承认,在今天的世界或者中国,已经没有绝对意义上的“主流媒体”,一切的主流都是相对的,一切的主流都是暂时的,一切的主流都是变动的,而应对这种变动的唯一手法就是变动。

《九派资讯》在我看来,就是这样一个对变动时代很好的应对,她的诞生回答了我长期以来想说的一个问题:主流的声音为什么不能用创新的形式来表达?或者说主流的声音为什么不能用那些看似非主流的生动形式来表达呢?我想在这个方面,《九派资讯》为主流声音的创新表达开了一个很好的先河!

即时捕捉,大数据分析,热门话题,专家分析,《九派资讯》这样一种新媒体形式,让我的手机的公众号中,有了一个唯一的官方媒体,而且我还把它推荐给了我的许多朋友,这些朋友们也是“用过都说好”,有几个还表达说,如果有需要,他们也愿意为《九派资讯》写些文章——当然前提是如果正好有他们领域内的擅长话题——我想这种写作态度也正是这个“流”的时代应有的写作态度:不是时时评论,而是在自己专业的感兴趣的领域有感而发!

这个态度当然是对的,作为大家这些个体的写编辑无可厚非,但反过来,如果你是一个传统报社的老板,那你的麻烦可就来了:对读者大多感兴趣的话题,你的报纸总要写评论,而你的记者告诉你,对不起,老板,这个话题我不擅长,也没感觉。那怎么办呢?我想答案只有一个:多养些记者,让各个领域的专家都有,如果真有这样的报纸,在今天的经营结果,可能只有一个:关张吧!谁能养得起那么多专业的名记者呢?特别是在这个常识门类越来越广的时代!

可是《九派资讯》就做到了这一点!为什么呢?因为作为一个新媒体,她的撰稿人不止一个固定的记者组,而是一个变动的专家群——我这里所说的变动,是相对于每一期的内容而言——不同的话题,不同的专业,就由不同的顾问来撰稿,但一看就知道都是同行,说得都很到位,都很“靠谱”——要知道,这“靠谱”两个字,在今天这个过度传播的时代中,可是一种极为稀缺的资源:由于传播的门槛越来越低(门槛低到只需要你有一部多媒体手机!)所以导致了这个时代资讯满天飞,标题满天飞,观点也满天飞,而且这些观点还越来越离谱!

于是,事实、准确、靠谱,这些资讯报道中原来最基本品质变得越来越稀缺——刚刚发生过的那个上海女孩到江西农村怒掀饭桌的所谓资讯,一时之间被炒得沸沸扬扬,连上海的官媒都出来正式表态,但过后才知道,这个不靠谱的故事是一个有夫之妇在和老公吵架后一时生气杜撰出来的!这难道不是一个最现实的资讯教训吗?我在多次的讲课中,都和不同阶层的学员讲过这样一个判断事物的方法:观点不值钱!在今天,有观点的人多了去了,真正有说服力的,不是观点本身,而是观点背后的事实和依据——请用事实来说话,请用专业来说服我!

那有没有哪家媒体是一直用专业来说话的呢?答案有两家,这不是我个人的观点,而是我几个朋友的一致观点,而且这个观点还惊人地一致:新的一家是《九派资讯》,老的一家呢?是《光明日报》。

是的!《光明日报》我没有说错,你也没有听错!真的是《光明日报》!我,1969年出生,同济大学建筑系毕业,留过洋,创了业,现在的一个私企老板,非党人士,却长年订阅《光明日报》,是真的吗?是真的!因为我不管这《光明日报》是谁管的,姓不姓党,对我而言,都不重要,重要的这是一份读书人的报纸,和《九派资讯》一样,有浓浓的书卷气和深厚的专业性!

读书人,是我对自己的定义!虽然公众也管我叫专家,常识分子,专业人士,老师等等,但在我的心目中,我就认为我是一个读书人,大家有无数的先贤作为大家的榜样,大家在每个时代也都应有所担当:“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 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这是中国每一代读书人身上千年不变的责任!大家出身平民,但一旦饱读诗书,大家就不再是一个普通的平民,就应当以读书人的标准来要求自己,不再随波逐流,不再人云亦云,而要在任何时代中,特别是在这个“流”的时代中,保持清醒,沉着客观,有所思考,并有所作为。

我想这并不是一个高要求,因为长期以来《光明日报》都是这样做的,特别是她那几个学问专栏中,对于学问专题的讨论更是专业,如果那些在网络吵吵嚷嚷的所谓的学问明星看明白了,我相信他们能汗颜至死!专业就是专业,并不是什么外行都可以胡说与戏说的!

上一条:人民日报:“金钱政治”下的虚伪资讯观(钟声) 下一条:吴鹏飞: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是毛爷爷留给共产党的紧箍咒

关闭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